海岸線小說 > 喵喵大人最新小説 > 第998章 捋直舌頭
  隨著話音的落下,無形的力量硬生生地將幽靈星海空間撕裂開一道口子,露出通向曼華殿外面的通道。

  就在眾人始料不及的時候,有幾道身影迅速閃現出現在云箏的周圍,旋即風行瀾幾人毫不猶豫地越過通道,離開了此地。

  “他們要離開!”鳳元歌驚聲。

  緹內敦見狀,心里有種被戲耍的羞惱感,他當即抬起雙手,凝聚起龐大的幽靈力量,頃刻間整個星海空間都為之一顫,搖搖晃晃,那被破開的道通也以一定的速度‘愈合’。

  緹內敦神色冰冷,“休想不經過俺的允許,離開這里!”

  這時,藍發老者老蒙敦不知何時出現在云箏的背后,他的雙手祭出一張淡藍色水晶似的天羅地網,那張藍網瞬間朝著云箏的上方籠罩而下。

  強大的幽靈之力,讓人頓時感覺到一陣刺骨的麻痹。

  云箏渾身的血液似乎被冰封住一樣,只覺得僵硬無比,眼看著藍網就要束縛住她時——

  她頓時召喚出饕餮,饕餮一出來就張開大口將那張藍網猛地吸入腹中。

  云箏僵硬的身軀得到緩解,她立刻躍身擠進了那狹小的通道中,而與此同時饕餮也被她召喚回鳳星空間內!

  突然,‘撕拉’的聲音傳來。

  她的手臂竟然硬生生地被老蒙敦撕處一塊肉來,鮮血飛濺。她忍著疼痛,反手朝著身后拍了一掌。

  轟!

  “小偷,俺記住你了!!!”一道怒吼聲傳來。

  通道徹底關閉!

  云箏落在地面時,步伐踉蹌了幾下,痛得面色微微扭曲且慘白,她那左手手臂的鮮血淌過,滴答滴答地落在地面上。

  “箏箏/阿云!”

  南宮清清幾人立刻迎上來,扶住她,在看到她手臂上那觸目驚心的傷口時,眼神不禁流露出心疼的神色。

  南宮清清抓住云箏的手腕,臉色凝重地道:“箏箏,我先給你處理一下傷口。”

  “先出這曼華殿。”云箏態度堅決,留在這殿堂,不知道后面還會不會出現什么狀況。

  莫旌眉頭緊鎖地盯著云箏,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扛出去!他著急地道:“就幾步路的距離,我們快走!”

  云箏也不拖拖拉拉,直接閃身出去,然后轉身回首望著他們,“我出來了。”

  風行瀾幾人:“……”

  他們幾人連忙跟上,終于出了這曼華殿。

  南宮清清眉眼肅然,小心翼翼地拉過云箏的手臂,為她處理傷口以及包扎傷口。

  “謝謝清清美人兒。”云箏露齒一笑,也趁此機會吞了一瓶丹藥,隨后看著他們問道:“黑、白令牌是誰搶到了?”

  郁秋掃了一眼她那血淋淋的傷口,斂下眼底的情緒,語氣漫不經心地先道:“瀾得到了白令牌,黑令牌則在清清美人兒那。”

  南宮清清蹙眉道:“是秋哥他們讓給我的。”

  如果他們互為敵方的話,那她肯定是搶不過秋哥和旌哥。

  云箏正了正色,“我覺得很難湊齊十種顏色的令牌,所以我們還是秉承著靠數量取勝的態度,參加這次的考核秘境賽。”

  風行瀾贊同地頷首,“言之有理。”

  能湊齊十種顏色令牌,除了靠實力還要靠運氣。

  只有取得的令牌數量多,才是名列前茅的最重要途徑之一。

  很快,云箏手臂上的傷口被處理好了。

  趁著宇文舟等人還被困在幽靈星海中,云箏幾人一起尋找著出口,不久后就找到了下去一層的通道。許是因為那兩名神使被除掉后,就沒有神力可以掩蓋住出口與入口了。

  通道還是先前的那一座血色魔池的階梯。

  云箏和小伙伴們在下去之前,察覺到一層內似乎沒有什么活人氣息,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
  郁秋挑眉,“他們應該是走了。”

  莫旌卻想到了另一個問題,“我們在這里待了多長時間?”

  南宮清清道:“大概有半天了。”

  “走吧,先離開這座宮殿。”云箏瞥了他們一眼,隨即身先士卒地踩上那階梯,然后迅速地躍身跳了下去。

  風行瀾幾人也跳了下去。

  血色魔池依舊散發出滲人的魔氣,上面還殘留著一些骨渣。而宮殿已經倒塌了大半,一邊高一邊低,看起來有些怪異。

  云箏走到了那副大門前,發現它是沒有完全關緊的狀態,而是半開著,還有點搖搖欲墜。

  從外面灑落幾縷陽光進來,猶如在黑夜中見到了光明。

  云箏抬起右手拉了拉大門,結果下一刻傳來一聲巨響。

  砰!

  一邊大門砸落在地,還因此掀起了一股灰塵。

  小伙伴們頓時詫異地看著她,又看了一眼那僅剩矗立著的半邊大門,流露出幾分驚嘆的神色。

  云箏:“……”我真沒用力。

  她也不多辯解,挑了挑眉道:“走吧,說不定阿胤他們已經匯合了,正在等我們。”

  …

  秘境之外的眾人看到云箏一行人離開了宮殿,而宇文舟等天驕還被困在幽靈星海,一時間心情有些復雜。

  有修煉者冷哼道:“為什么云箏不一起將他們都帶出來?先前他們都肯救宇文舟他們,為什么現在又不救了?看來只是偽善而已……”

  帝年恰好聽到這話,被氣笑了道:“我說怎么有豬在叫呢,原來是豬想一直不勞而獲,得到了一次甜頭,又想得到第二次,結果別人不給它了,它就惱羞成怒地罵別人偽善。嘖嘖,只有一些窩囊廢,才會想讓別人一直付出。”

  末了,他又補充道:“說某些垃圾是豬,還侮辱了豬。因為垃圾根本沒有腦子,而豬還有腦子。”

  那修煉者聽到這話,羞惱不已,他張口想要反駁,卻半響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說啊,把舌頭捋直給我說!”帝年吊兒郎當地倚在座椅上,似笑非笑地盯著那位修煉者。

  “帝年,你簡直不可理喻!”那修煉者噎住,隨即怒道。

  就在帝年欲要反駁的時候,他突然聽到了自家妹妹語氣急迫的聲音傳來。

  “哥,有什么傳訊給我,我先出去幾天!”

  帝年見她的神情凝重,心下微微一緊,然后出言詢問道:“藍兒,發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君樾那邊出了一點狀況。”帝藍眼神凌厲似劍,渾身散發出一股不可侵犯的強大氣場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